首页 »

【海外】乌危机难解,“一边倒”是症结

2019/11/9 5:12:34

【海外】乌危机难解,“一边倒”是症结

 

2013年底爆发动乱一年来,乌沉入了灾难的深渊,国家面目全非,克里米亚已丢失,东部两州建立了“主权国家”,成了“国中之国”。战火连绵,造成了无穷的人道主义灾难。

 

乌克兰之祸,同美欧策动和支持在乌实行改朝换代的新“颜色革命”直接相关。但“物必先腐而后虫生”,其根本原因在于乌当局大力推行以加入北约为目标的向西方一边倒政策。自苏联解体以来,乌克兰四任总统——克拉夫丘克、库奇马、尤先科、亚努科维奇在西方与俄罗斯之间,或守中立,或有所偏向但基本中立,使乌克兰保持或大体保持政局和社会的相对稳定,乌俄之间也保持了良好或基本正常的国家关系。直至2013年11月,亚努科维奇决定暂停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而引发严重骚乱,反对派乘乱强行推翻亚氏政府,建立完全亲西方政权,局势才急转直下,最终酿成不可收拾的局面。

 

乌独立以后的历史证明,夹在西方和俄两强之间的这个国家对两强的政策取向,对其前途和命运有决定性影响。如实行中立平衡政策,与之保持等距离,可以左右逢源,是为上策;如在两者之间有所偏向,则利弊兼有,是为中策;如过于亲近一方,对另一方不甚友好,则弊多利少,是为下策;如完全倒向一方,与之结盟,同另一方处于对立,则会自取其祸,是为下下策。

 

笔者认为,乌目前之所以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是乌当局对本国基本国情的认知存在盲点,因而在决策上出现颠覆性失误。他们以为乌是独立的主权国家,当然可以像别的主权国家那样按自己的意愿决定对外政策。殊不知乌独特的国情与地缘地位难以比照其他国家。其一,乌与俄有难以割断的亲缘关系。两国同宗同种,且乌在独立前的两百多年里,是俄和以俄为主体的前苏联领土的一部分。其二,乌境内有1000多万俄裔居民,占乌人口的1/4,主要聚居于与俄接壤的乌东地区,有着浓厚的亲俄情结。其三,乌俄两国有着两千多公里的共同边界,一直被俄视为战略屏障与依托,也是俄与西欧及北约之间的战略缓冲地带。其四,乌与俄有极其密切的经济文化联系纽带。

 

这些表明乌俄关系的特殊性和乌对俄无与伦比的战略重要性。而乌当局同俄罗斯割袍断义,意味着乌从俄的势力范围嬗变为西方的势力范围,从俄的安全依托嬗变为美和北约防俄遏俄的前哨。这使俄感到空前严重的威胁与挑战,也是引起俄和乌东亲俄势力强烈反应的根本原因。

 

以此观之,乌危机本质上虽是西方同俄罗斯激烈竞逐与博弈的结果,但解决危局的钥匙,一定程度上也掌握在当事国和受害者乌克兰手中。